一滴水——lmh... / 艺术品 / 丁绍光重彩装饰画欣赏

0 0

   

丁绍光重彩装饰画欣赏

2008-06-16  一滴水—...
丁绍光重彩装饰画欣赏

  1992年3月,佳士德中国19世纪———20世纪绘画作品拍卖会上,《白夜》以220万港元售出,创中国当年在世华人画家历史最高记录,这一作品的作者就是旅美画家丁绍光。
  丁绍光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79年为北京人民大会堂创作大型壁画《美丽、神奇、富饶的西双版纳》,同年出版《丁绍光西双版纳白描写生集》。 1980年———1983年,30次个展在美国各大学及博物馆举办。1986年———1996年间,共发行丝网版画80种,在世界各地上千家画廊展销。在 世界各国举办个展400次以上,作品收藏遍及50个国家及地区。各国报刊、电视、广播、书刊杂志专题介绍上千余次。他作为“云南画派”的领路人,将该画派 的艺术成就带进世界画坛,引世人注目。1990年在日本世界艺术博览会上,被送入自14世纪以来百名艺术大师排行榜,名列第29位,是唯一入选的华人艺术 家。1995年,联合国在艺术与集邮项目总结报告中提名表彰了联合国成立50年来29位当代艺术大师,丁绍光是其中唯一的亚洲艺术家。美国著名评论家道格 拉斯·芬雷说丁绍光的艺术是属于东方的,也是属于西方的,更是属于世界的。法国当代权威美术评论家安德鲁·帕利诺称:丁绍光的艺术具有超越时空的魅力,他 用一支神似的笔揭开了中国三千年文化的秘密,他对爱与美的升华使他成为20世纪的乔托。
  综观丁绍光的绘画艺术笔者以为有如下的特征:
  一是绮丽的风光民情。丁绍光于六十年代初,在云南工作的经历给他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营养,他日夜陶醉于云南那绮丽的风光民情中,几乎在他至今 所有的艺术创作中,都热情地表达了以祖国西双版纳和云南乡土风情为主的题材。同时,在他的独特画面中不但洋溢着喜悦与幸福,而且还渗透了当地的风俗。如在 《神圣的村庄》作品中,那竹楼、轻舟、藤蔓、榕树、芭蕉,以及那婀娜多姿的少女,都组成了美丽而独特的“村庄”,无不使人立刻产生去那儿旅游的念头。村庄 是美的,美得神圣而庄严,尤其是那不远处的粼粼江波,让读者得到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例如《休憩》一画,作者以两个少女斜依在牛背上的大胆构图和两头黑牛 犄角的对称画法则,突出表现了当地牧牛女的风姿以及农家牲畜的形象与动态。虽然在画面中没有出现道路、树木及村落的背景,却笔未到而意已到,让人遐想联 翩,这大概就是艺术的“延伸”之法吧。
  二是细劲的铁线描绘。在丁绍光的作品中,以运用中国画传统艺术中的铁线描而著称,细劲有力的铁线描贯穿了他的所有画面,而且他经常以金线或银线统一勾勒, 使画面为之一亮,充满了诗一般的意境。例如在《勇士之弦》作品中,丁绍光将铁线描的功能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请看,勇士的头发、手臂、服饰是用铁线勾勒 的,其次火焰、月华、箭翎等也是用铁线描写的。在繁而不乱、多而不紊的画面中,线条发挥了奇特的效果。又如《海之女》中,画面中内容是,一位半裸的渔家 女,站在渔舟上,以舞蹈般的美姿吹响了海螺,海风吹拂,风帆高扬。在这画面中少女、衣裙、桅杆、帆布、船仓,均是用银色铁线勾勒,加上他运用一定的“海” 色,使画面有一种“海”上的感觉和摇晃的动势。尤其是那平凡中求变化的船帆,一根根铁线真像民间纺织作坊编织的。同样,船板之间的结构,由于运用线描的纵 横原理,在平直中求不平衡,弥补了单调的缺陷。
  三是夸张的变形手法。说到丁绍光那夸张的变形,乃是观众都钦佩的。原因有两点,其一他提倡的变形仍符合人物的解剖原理,不像有些画家一试变形,什么都走了 样,甚至连关节都能逆转;其二是他的变形变得美,纤细的手臂及特长的颈部等都能让人接受。像《幸福鸟》中,将现代精神与中国的绘画传统紧密结合起来,运用 夸张变形的手法刻画了云南少数民族妇女的形象。少女的瑰丽的柔媚,白鹤的曼妙风姿,在他的笔下达到了新的艺术高度。又像在《待嫁的新娘》中,用变形的夸张 手法,塑造了一个傣族新娘待嫁前的美丽与矜持。新娘坐在草绿色的花园内,花儿烘托出主体人物修长的身姿。画中人物的手臂、腰肢、服饰、柔发都作了夸张的变 形处理,无不精心而作,让人觉得比真实的人物更美。尤其是腿部裙裾、脚指等的描绘上,让人叹服,仿佛不这样夸张变形不行,只有这样的“变”与“夸”,方能 达到这样的统一、这样的意境、这样的艺术水准。
  四是绚丽的色彩效果。法国安德鲁·帕利诺称他作品的色彩为“正如敦煌莫高窟中那绚丽多彩……”作者也说:“在现代艺术的洋洋世界里,色彩对比的运用,应千 变万化,令人目眩神迷。”的确,丁绍光是一位色彩学大师,看过他作品的人,肯定第一眼就会被色彩所迷住。例如《遥远的梦》中,作品塑造了一位在海边遐想的 女子形象,海风正抚弄着她的秀发,娇好的身段上,散发出青春的光泽。作者以强烈的暖色与深暗色烘托出少女洁白的肌肤,同时以柠黄衬底,又让紫色的裤饰凸 显,读来“味道”十分甜美。又像在《凤凰之歌》作品中,色调一改上述暖色,却以强烈的冷色作基调,同样取得了良好的视觉效果。飘带、琵琶、手饰均在和谐的 色彩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特别是背景的和平鸽,因用的是蓝色,更显得庄重、安静、平和。云朵虽是翻滚的,但由于色彩上的科学处理,既达到了形似,又达到了 神似,色彩在画面中起到黏合剂的作用。
  丁绍光的画,清新秀美,富有诗意,国人说他的画是“装饰画”或“工笔重彩”,国外有人说他的画是“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结合。依我看,我十分赞同张 道一教授的评价:“它是被时代呼唤出来的,反映了人类所共同的追求祥和美好的心理与愿望,不必硬要套上一个既成的外壳。丁绍光就是丁绍光,他的作品只能像 黑格尔所讲的‘这一个’,是‘完满的个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