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作文里成长 / 待分类 / 刘真44岁:中年,已经到了该面对生死的年...

0 0

   

刘真44岁:中年,已经到了该面对生死的年纪了吗?

原创
2020-03-25  在作文里...
前天看到消息,1975年出生的44岁台湾美女艺人刘真去世了,虽然是手术意外,但手术也是为了修复身体的毛病。

看到这个消息,我头脑中显现出来的画面是近期看的韩国电视剧《请回答1988》中的一个情节:
阿泽父亲的好朋友去世,阿泽父亲去奔丧,葬礼的场面很让人心酸。朋友45岁去世,妻子和10岁的女儿像丢了魂一般背靠着墙坐在地板上,妻子目光呆滞,女儿彷徨无助。吊唁的客人坐满了房间,有伤感的,有无所谓的,大家或玩着牌,或喝着酒。阿泽父亲和一个朋友坐在小桌前对饮,两人面容凄苦,可见死者和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

那个朋友哭着说:怎么会有这种事?那小子跟我约好下个月去智异山的......武成啊,我们已经到了这样的年纪吗?45岁是该死的年纪吗?弟妹可怎么办?美云今年才10岁,10岁啊!阿泽父亲说:死亡哪有顺序啊,人活着就是这样啊!拼命活着有什么用?一夜之间人就走了。

这个电视情节用来感叹如刘真一样英年早逝的中年人再恰当不过。真心佩服《请回答1988》这部韩国神剧对普通人的人生细腻到位的表达,真的酣畅淋漓,把我们每个普通人的生活演透了,把我们生活中琐碎的喜怒哀乐都表达出来了。
说到这部剧,关于剧中中年人生死的另一个情节不能不提。
成东日的妻子李一花生平第一次体检,体检前忧心忡忡,因为她的左胸底下能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而且很多年了,她担心是恶性肿瘤。尽管邻居姐妹和丈夫都安慰她,可是别人苍白的宽慰哪儿能赶走自己内心的恐惧呢,面对医生,她担心地问可能是癌症吗

在等待病理检查结果的几天里,对李一花和成东日两口子来说,简直就是死了一回。做完病理检查回到家,李一花很明显精神蔫了,盖着被子躺着,丈夫守在身边。一会儿三个孩子回家了,刚进门,小女儿小儿子要吃饭,妈妈马上强打精神一骨碌爬起来去做饭。

晚上李一花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流泪的自己,还有身边熟睡的儿子,那份不甘,那份不舍,配上忧伤的音乐直抵人心:总有一天会流逝,这青春,就像花开花谢......我年轻的恋歌好悲伤,一去不复返的岁月,欲要抓住,却扑了空......

而丈夫成东日一方面要在妻子面前表现得很坚强很自信很漫不经心,想要用这种态度缓解心神不宁的妻子内心的恐惧,另一方面,却不得不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挚爱的妻子、自己的亲人、三个孩子的妈妈,如果真的得癌症死了,他该怎么办?他没有人可诉说,还得瞒着未成年的小女儿和儿子。夜深人静,他一个人跑到胡同口简易的大排档喝闷酒,偶遇邻居金成钧,他拉着邻居喝酒,然后嚎啕大哭......

中年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怂,没有了勇敢,只剩下放心不下的牵绊。代替刘真亲属对外公布刘真后事的综艺大哥吴宗宪,提到刘真4岁的女儿霓霓时不禁悲从中来,因为小霓霓还不知道妈妈已经离开了,吴伯伯许诺的美食也不能把小姑娘带走,因为小朋友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在装上叶克膜等待换心脏的这33天里,刘真该有多么不甘、不舍。
年轻的时候真是中气十足无所畏惧,从来都不会去想生死的问题,可是随着孩子的诞生,随着陪伴在身边的伴侣渐渐地青丝里有了白发,肌肤上有了皱纹,中年人就会觉得有了一种沉重,就像手上端了一个盘子,盘子里有几杯水,你必须把这个盘子端稳了,不能有任何闪失,不能让任何一个杯子倒了,甚至水淹出来一点儿都不行。如此谨小慎微地活着,还能有多大勇气?
前段时间父母在我这里,我偶尔会抽时间跟他们聊聊天,我觉得二老活得特别简单踏实,两人都76岁了,在农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像啥都不用担心了,真的没有畏惧的了。而我,总觉得身体不如以前了,某些部位出现这样那样的不舒服,总是疑神疑鬼,特别的不踏实,甚至恐惧。
今天给已经回老家多日的父母打电话,父亲说那两间很旧的土坯房房顶坏了,他在修。我脑子里马上投射出的景象是那两间年龄跟我一样大的破房子突然倒塌的情形,而下面可能还有一个人。我提醒父亲别修了,修好了那房子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让早点塌掉,别搞得将来砸了人。父亲哼哈着应付我。我知道,他理解不了我的担心。我当然担心了,如果出了事,就是我的事。
此刻,中气十足的儿子正在客厅里和他的小伙伴闹腾,他说他长大了要当宇航员,要上太空。我拉着他给他讲上太空的危险,希望他变个主意,他想了想说那就开战斗机吧,开着战斗机去打别的飞机。这孩子!咱们还是说说宇航员的事吧。我怎么能理解得了孩子的无所畏惧?
这操蛋的2020年,病毒肆虐,全球危机,某权威研究机构说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莫非这就是真正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世界突然变得这么不美好,我们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里还能活得更好吗?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