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红楼梦》里的真假“还珠格格”

0 0

   

《红楼梦》里的真假“还珠格格”

原创
2020-04-03  少读红楼

毫无疑问,金陵十二钗在《红楼梦》中的分量很重。黛玉、宝钗是前八十回的绝对女主角。据前辈的考证,湘云是后二十八回的女主角也被大多数人接受。

在十二钗正册中,秦可卿在《红楼梦》中戏份不多,妙玉就更少了。可是从书中的描述看,她们两个却很得作者的偏爱。各中缘由,颇费思量。有一种说法,说秦可卿的原型,可能是废太子胤礽流落民间的私生女,就像《还珠格格》里面的紫薇。

一、贾府“小燕子”——秦可卿

曹雪芹是一个门第观念很重的人,他固执地认为,只有自己家的女孩子才是最好的。而且从十二钗的排列看,只有贾府的主子才能列入正册,亲戚、妾室列入副册,贾府的大丫鬟只能收入又副册。

《红楼梦》中或多或少一直流露出作者的等级观念。从丫鬟口中也可以看出,多少小丫头哭着喊着说,认打认骂,只是求主子别撵出去。宝玉也是生起气来,就嚷嚷着,要把房里的丫头撵出大观园。连晴雯这样心高气傲的女孩子,也冷笑着不肯恢复自己的自由身份。

但是这么注重门第的作者,却给秦可卿安排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出身:养生堂。

可卿父亲秦业的职务营缮郎,在清代郎为正六品至正八品官员,和贾王史薛四大家族家世悬殊。书中交代,秦业和贾府有些瓜葛,故结了亲。一个“宦囊羞涩”的低级官员,居然将抱养的女儿和贾府结亲,对方还是贾家长房宁国府第一个结婚的重孙——贾蓉。

最为奇怪的事情,是可卿做了贾府的重孙媳妇儿,居然无比受宠。贾府“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可卿的弟弟秦钟想到贾府的私塾借读,也只能东拼西凑二十四两见面礼,才能和宝玉当同学。一点也看不出来秦钟的姐姐是贾母心目中“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从以上的疑点看,可卿的身世绝不可能是养生堂抱养的弃婴这么简单。据刘心武先生考证,秦可卿实际身份是废太子胤礽的私生女,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被贾府这样隆重地接纳。其实,也许可卿只是“小燕子”,被阴差阳错地当作“紫薇”来奉养。

二、贾府“紫薇”——妙玉

《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或多或少都和贾府有着血缘或姻缘关系,比如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巧姐都是贾府子孙;熙凤、可卿、李纨是贾府的媳妇儿;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湘云是贾母侄孙女,宝钗是王夫人的外甥女。

唯独一个人和贾府没有这么近的关系,就是妙玉。她仅仅因为住在大观园中,就得到曹雪芹厚爱,列入了十二钗的正册,而且排名第六位。

妙玉的判词很与众不同:“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在十二钗的判词里面,黛玉、宝钗合用一首,分别用了玉带和金簪的字样,唯独妙玉用了金玉字眼。在古代,金枝玉叶用来形容的只有皇族子孙。如果说,贾府中隐藏了一位公主的话,那么也只有可能是妙玉。

妙玉的出场透着几分奇怪。王夫人不等林之孝家的汇报完毕,就马上拍板:“我们何不接了他来”。当听林之孝家的说妙玉不愿意到“侯门公府”来,还笑着说:“他既是官宦小姐,自然骄傲些,就下个帖子请他何妨?”一副非常熟悉妙玉的口吻,而且在妙玉面前完全没有世袭公府的身架。

第四十一回,贾母率领孙子孙女到栊翠庵,妙玉奉茶。贾母的第一句话是:“我不吃六安茶。”妙玉自然而然地笑回:“知道,这是老君眉。”平等而熟稔的口吻,完全是世交的做派。

妙玉虽说是“官二代”,但是父母双亡,又是出家人,按理说应该比较清贫,就好像出家后的惜春“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是书中妙玉的用度不凡,给贾母喝茶用的是成窑五彩小盖钟。后来刘姥姥喝了贾母剩的半碗茶,妙玉就要把价值连城的茶碗丢掉。妙玉约宝钗和黛玉到耳房喝梯己茶,用的器皿也是闻所未闻。

贾母和王夫人对妙玉都礼敬有加,但妙玉对收留她的贾府,态度可没有多少感恩之情。宝玉无意中说妙玉常用的绿玉斗是俗器。妙玉毫不客气地回答:“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得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

三、可卿不过是妙玉的影子

妙玉的身份,在贾府是不算秘密的秘密。曹雪芹对玉情有独钟,一部红楼梦也是因为无才补天的顽石幻化成玉引出来的。书中四个人的名字中有玉,分别是:宝玉、黛玉、妙玉、红玉(即后来的小红)。

红楼梦中的人名多数都有深意,以曹公的词汇量和功力,不存在名字重复的可能和必要。宝玉、黛玉是第一主角,用玉字毫无异议。小红是因为后半部分和贾芸的仗义探监,也当得起玉字。唯独戏份不多的妙玉,能够以玉命名,不讳宝黛,必有来头。

贾府中的CEO——熙凤,在评论红玉的名字的时候,说了一段话:“讨人嫌的很!得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一副感觉“玉”是累赘的口吻。贾母在贾府的地位至高无上,宝玉是贾母的命根子,黛玉也是贾母的心头肉,尽人皆知。

以熙凤对贾母的依赖、逢迎,以及和宝黛的感情,不可能针对宝玉、黛玉发这番议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对妙玉在贾府的栖身有反感,或者隐隐有一丝危机感。

和宝玉“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的元春,对“玉”字也很忌讳。宝玉为怡红院起名红香绿玉,元春看后改成怡红快绿。宝钗揣摩出了元春的心思,宝玉受命写诗,第一句写了“绿玉春犹倦”,宝钗连忙制止,帮忙改为“绿蜡春犹捲”。

元春对自己亲弟弟的感情,只可能爱屋及乌,喜欢玉。她如此讨厌玉,不合常理。结合元春的判词:“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让她辨别了二十年的是非,只可能是扑朔迷离的、大家都不能明说的事情,那么很可能就是可卿是妙玉的替身的问题。

谈起替身,书中也提到了。林之孝家的曾经对王夫人说:“这位姑娘自小多病,买了许多替生儿皆不中用,足的这位姑娘亲自入了空门,方才好了,所以带发修行,今年才十八岁,法名妙玉”。

曹雪芹惜墨如金,擅长“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看似不经意的闲话,后文必有呼应。所以,可卿可能就是妙玉的替身之一,为了保存真格格,在第十三回就早早离世。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运用了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手法,就像写了一个贾(假)宝玉,还写了一个甄(真)宝玉。他俩从外形到性格完全一样,只是一个是神瑛侍者下凡的真正的宝玉,一个是顽石模仿幻化的假的宝玉,就像写了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袭人是宝钗的影子。而假格格秦可卿就是真格格妙玉的影子。

作者:李菁,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