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澜曦 / 原创 / 叹浮生,甚荒唐,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0 0

   

叹浮生,甚荒唐,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原创
2020-04-24  水月澜曦

贫女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一场疫情,让我们再一次切身体会了那句话的意义:“哪有什么现世安稳,不过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在这场战疫里,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站在我们和病毒之间,他们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为我们负重前行,才有了当下的稳定,才有了河山无恙,人间无伤。

浮世茫茫,人生来本无高低贵贱之分,只是时间久了,眼中便生了势利,人跟人之间有了距离,有了区别。有人在柴门荆扉里清贫自守,有人却在华屋广厦里浮光掠影;有人只愿在尘世万象里剪一方烟雨,有人却用脚步丈量河山,踏遍沧桑;有人选择小富即安,毕生所求不过是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而有人却心怀苍生,有鲲鹏之志,有远大的抱负和梦想。那他要走过的,必是山高水长,要经历的,必是风起云涌。

这首《贫女》的作者是秦韬玉,一个唐代末年的诗人,名不见经传,少有词藻传世,人物生平记载亦不多。他留传于世的诗都是七言,构思精巧,语言清雅,意境浑然天成,艺术成就很高。而这首《贫女》是他流传最广的一首诗,那句“为他人作嫁衣裳”更是明白易懂,家喻户晓。

没有人能够选择自己的出身,有人出生便有锦衣玉食,有人却自幼便要面临生活的重担。她是贫女,生于粗简的小村落,自幼着布衣荆钗,食粗茶淡饭,不沾绫罗绸缎,也没见过美馔佳肴。但她虽居陋室,却也自成风流,仍愿得遇良缘,过简单满足的生活。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

杜丽娘说:“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杜丽娘是居深闺的官家小姐,她怕辜负了这姹紫嫣红的春色;贫女是居蓬门的为衣食做衣裳的女子,亦想要得遇良人,过简净温暖的日子。因为贫穷,她虽然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却迟迟不见媒人上门。她想要抛下女儿家的矜持,托个好媒人,觅得好夫婿,却终究难以启齿。每每想到青春年华空度,便暗自感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她虽是出生于小小村落的农户女,她虽没有精致的妆容,典雅的服饰,可她也生得清丽出尘,语笑嫣然。只是现实中的人更重门第,重家境,而看不到她的可贵之处,看不到她的品性。

世味浅薄,现世有时残忍得让人绝望。就算她格调高雅,不落俗尘,却难觅佳偶。这世间,最好的媒人是富贵权势,是华服珠玉,又有多少凡尘俗夫能透过她不施脂粉的面容和粗衣布衫,看到她内心的美好。就算能托良媒,也是难觅佳偶。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她身着素衣布裙,一双纤纤素手却绣过精致的华服,十指翻飞里,曾绣过多少鸳鸯戏水,凤穿牡丹,花好月圆,并蒂花开。而她,仍是那个村落里孤身无依的贫女。不知哪一天,她才有机会为自己绣那一身大红的嫁衣。她虽希望早日觅得良人,却不愿为迎合俗世的审美就降低自己的格调,她仍是那个不涂脂粉,不描柳眉的女子,如同那独自开放的空谷幽兰。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她一年年地为她人绣嫁衣,金线不知在绫罗绸缎里穿行过多少次,她亦暗自生了幽怨。眼看大好的年华被蹉跎,一个个青春少女都有了归宿,她的亲事,她的嫁衣,却不知在何方?

她不愿辜负自己,不愿放下高洁的格调。也许她这一生,就这样在为她人作嫁衣裳的过程中,孤独地老去,难觅良缘。

中式婚礼礼服

诗人在刻画贫女的形象时,既没有刻意描述景物和居室,借气氛以烘托贫女的处境,也没有具体地描摹她的相貌衣物和神态举止。而是通过双方矛盾的冲突和她内心的独白,来表达她内心深处的感伤。诗中没有用典,也没有过多的比拟,用白描的手法,如同贫女的自言自语,倾述着自己心底的衷肠。

诗人从家庭情况说到贫女的亲事,从社会风气说到个人的志趣,矛盾的双方有了碰撞,贫女固守操守格调,却不为世态人情所容。年复一年的苦守中,内心便有了幽怨和抑郁,最后慨叹:“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仿佛将内心的忧虑都吐了出来。这一句蕴含生活的哲理,也有广泛的社会意义。

清人俞陛云指出:“此篇语语皆贫女自伤,而实为贫士不遇者,写牢愁抑塞之怀。”

出身清贫、入仕无门的寒士抱守清贫,却不愿意放弃自身的清高和骨气,高洁心性。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志士怀才不遇,一生奔走,为求明主,却一生困顿潦倒。他们清醒通透地看着人世间的名利场,他们屡屡碰壁,壮志难酬,就算有幸步入官场,也难免被贬谪的命运。一生在红尘里奔忙,却最终是给他人作嫁衣裳。

当年苏东坡闲来无事,便同他的侍妾们玩笑,捧着便便大腹问她们,可知道他的大肚子里面都是什么。有人说是文章,有人说是智慧,只有王朝云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苏东坡听了大笑不止。

不合时宜,既是贫女的处境,也是贫士的处境,同时也是千百年来多少文人的处境。他们有完美的理想,有高洁的志趣,有经世治国之策,却难遇赏识之人。古来曲高往往和寡,世情冷暖,浮世沧桑,所谓知音人,往往可遇而不可求。有人幸运地遇到了,有人遇到却错过了,而有人却终其一生,都没有遇到过那个知音人。

有多少贫女,嫁与凡夫俗子,守着另一方柴门,过琐碎的日子,看年华渐老;有多少寒士,一生守着小窗风雨,在孤灯下读书习字,吟诗念词,虽胸藏丘壑,却不为世人所赏。

我们大约都带着各自的使命来到尘世,身上带着前生的因和后世的果。这世间的人,有人安享淡泊,不慕繁华;有人碌碌红尘,功名加身。

人生,一半是现实,一半是梦想;一念花开,一念花落。有人在负重前行,有人也在苦绣嫁衣,有人在寻觅良人,有人也在不幸的婚姻里苦苦挣扎。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人间事,流离悲伤,愿富者自俭,贫者自安。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