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陈平——我还想去看看更美丽的风景

0 0

   

陈平——我还想去看看更美丽的风景

原创
2020-04-28  旧时斜阳

    公元前195年,汉高祖刘邦病重,这个时候,有人向刘邦告发樊哙要在其死后与吕后姐妹谋反以窃取大汉天下,刘邦听后大怒,遣陈平与周勃去除死樊哙。

    依着一般人的个性,必定会拿着大老板的命令去杀人。

    至少,笔者认为大部分人都会这么干。

    但总有例外。

    陈平就是这样的人。

    通过观察,他看出刘邦已经病入膏肓,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人世,人死如灯灭。

    什么都带不走,什么也留不下。

    活着时候,你可以君临天下,但一个死人就未必有这个本事。

    作为一个活着的人,不能不有所顾忌,当时的局面,吕后即将掌政,若杀掉樊哙(他是吕后的妹夫),将来少不了被吕后报复。

    可皇帝的命令又不能不执行。

    公平的说,在变通这条路上,没人比得过陈平,即便是号称最佳谋士的张良也没这个本事。

    通过一番思索,陈平寻来了周勃。

    路上他对周勃说:“樊哙是皇帝的老部下,劳苦功高。这没什么,关键他是吕后的妹夫,这个不能不有所考虑。眼下,皇帝正在气头上,万一他后悔了,我们怎么办?再说皇帝病得这么厉害,万一没熬过去,吕后闹腾起来,我们就是背锅的钢铁侠。"

    那会儿周勃还年轻,一时半会儿不知如何是好,迟疑了好一会儿便问:“难道把樊哙放了?

    陈平摇了摇头说道:“放是不能放的,咱们不如把他绑上囚车,送到长安,或杀或免,让皇上自己决定,你看怎么样?”

    周勃一听顿时心领神会。

    这是一条最不是办法的办法,这么做既不用做背锅钢铁侠,又能顺利完成任务,可谓是一举两得,当即表示了同意。

    二人到了樊哙的军营前,陈平先让人给樊哙送了信,意思我领了朝廷的命令,请你去一对一的访谈。

    樊哙一看是会谈也没当一回事,接到了信就骑着高头大马来了。

    哪知半路上看到了周勃,和陈平的文官不同,周勃可是实打实的武将,同一个系统里混的,大哥都知道二哥。

    樊哙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妙,想要跑。

    尽管这会儿周勃还很弱鸡,但收拾一个樊哙还是不在话下。

    当下就让人将樊哙拿下,钉入囚车,然后去了军中将樊哙的位置给取代了。

    什么是神操作,这个就是了。

    樊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装上了警车运送长安城。

    还没到长安,刘邦病死的消息就通过头版新闻发了出来。

    看了报纸的陈平立马就意识到危机来了,首先朝中必然由吕后主持政事,其二,作为刘邦的嫡系,必然会引起猜疑,弄不好穿小鞋是轻的,掉脑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唯一可喜的是,幸亏先前未斩樊哙,还好向吕后交待。可即便如此,也怕夜长梦多,会有人在吕后面前说他的坏话,一定要先赶到长安,把自己的事解释清楚。

    可事情已经晚了,有人已经吹了枕边风。

    吕后当即传诏,让他屯戍荥阳。

    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身为被猜疑的对象,却始终见不到老板。

    这种猜忌就会无限放大。

    一番思索后,他想到了刘邦,不顾老板娘的指令,跌跌撞撞地跑入宫中,跪倒在刘邦的灵前放声大哭,边哭边说:“您让我就地斩决樊哙,我不敢轻易处置大臣,现在已经把樊哙押解回来了。”

    这话立即被人传到了吕后的耳朵里,吕后姐妹听说樊哙没死,都松了一口气。看着陈平泪流满面的样子,就宽慰陈平。

    一看领导出来安慰,知道领导算是认可自己了。

    但夜长梦多也不是没有,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加强与新领导联系。

    当即请求留在长安,吕后也答应了,还拜他为郎中令,辅助新皇。

    危机就此躲过。

    这就是陈平,d。

    我主业写小说,副业才是研究古人。

    岁月越是往前,研究的古人就越多,研究越深入,了解就越多。

    许多事一旦多了就有点放不下,总忍不住回去头看看,看看他们的人生如何的辉煌,功业如何的伟大。

    但天下大道终归于一。

    也就是说辉煌的人生只有一条路——自己走,自己打。

    在这个过程中,你需要自己选择,自己面对困境,如何抵御,如何走出来。

    人多不足以依赖,要生存只有靠自己。—— 拿破仑

    这句名言用在一千多年前的陈平的身上最为贴切。

    无论是司马迁还是班固对于陈平少年的记载都很少。

    唯一知道的,陈平少时,家中十分贫困,可他偏偏喜欢读书,尤其喜欢黄帝、老子的学说。

    家里根本不负担不起。

    但哥哥很支持弟弟的理想,主动家中的全部劳动,让陈平安心读书。

    有一次乡里社祭,人们推举陈平为社庙里的社宰,主持祭社神,陈平为乡里分肉,甚均,父老赞之,他感慨地说:“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此肉矣!”(“假使我陈平能有机会治理天下,也能像分肉一样恰当、称职。” )

    人穷光靠理想是不够的,现实毕竟很骨感。

    长大后的陈平因为贫穷娶不到老婆。

    为此,陈平很郁闷。

    本以为这辈子注定要做一个单身男,但月老还是没答应。

    有一个叫张负的富人,他的孙女嫁了五次人,丈夫都死了,没有人再敢娶她,见陈平长得帅呆了,有嫁女的意思。

    但毕竟了解不深,不能光看一张脸就把女儿送过去,男人还得看内涵。

    为此,他开始考察。

    一次,张负跟着陈平到了陈家,陈家在靠近外城城墙的偏僻小巷子里,拿一领破席就当门了,但门外却有很多贵人留下的车轮印迹。

    这是个努力追求上进的人,这是留在张负最深的印象。

    这个叫陈平的男人不会永久的贫穷下去,他一定会发达的。

    我们不能说张负的眼光很准,在没有任何检测仪器的时代,光靠眼力就断定一个人的未来。

    张老爹的一句话,让贫穷的陈平不光有了老婆,有了家,还有了展现自己才华的资本。

    陈平娶了张家女子以后,资财日益宽裕,交游也越来越广。

    有资本,有能力,有梦想。

    缺什么,缺机会。

    机会很快就来了。

    公元前209年,陈胜在大泽乡起义,并立魏咎为魏王。

    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留下来未必有作为,走出去也许就是理想。

    当很多人分不清现实与梦想的时候,陈平已经做出了实现理想的准备。

    从报纸上看到消息的那一刻,他辞别兄长,前往临济投奔魏王。

    几经辗转,他投奔了当时最有实力的项羽。

    此时的他,因为战功被项羽赐卿一级的爵位。

    功名富贵垂手可得。

    但这天,他在一场宴会上遇到了刘邦,刘邦的谈吐、隐忍、以及好听意见秉性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他甚至得出一个精准的结论——此人必成大器。

    几百年后的刘备在遇到孔明时,刘备高兴地对结拜兄弟关羽及张飞两人说:"我得到诸葛亮的辅助,就好像鱼得了水一样。"

    这话提前几百年一样适用。

    项羽固然不错,但与刘邦相比终究是儿女情长了些。

    英雄冢,从来都是温柔乡。

    一个志在天下的英雄就不该留下这个弱点。

    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矛盾终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被现实击垮了,理想的天平开始倒向了刘邦。

    一番接触后,他通过微信联系到了张良。

    一个和自己有同样理想、同样才华、同样见识的男人。

    如果非要给两人定个评价的话,那么张良就是阳光,充满了正能量,一切的一切都在明面。

    而陈平就是水流,水善万物,一切的一切都在暗处。

    一阴一阳之谓大道。

    公元前205年,为了彻底走向刘邦,他选择激怒了项羽。

    项羽很快就上当,不光是责备了他,顺带还不用他这个人。

    没有任何的心里包袱的陈平彻底走向了刘邦。

    两人纵论天下大事,十分投机。刘邦破例任他为都尉,留在身边做参乘(陪他出行,为他驾驭马车的官员),并命他监护三军将校。

    一上来就是大官。

    其他将士立即表示不满。

    为此,刘邦特意问了陈平,这段话在历史上很有名,就连司马迁都没放过。

    笔者自然也不会放过。

    刘邦问道:“属下说你老喜欢跳槽,先是帮助魏王的,后来离开魏王去帮助项羽,现在又来帮助我,一点义气都不讲,很难让人信任。”

    陈平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同样一件有用的东西,在不同的人手里作用就不同了。我侍奉魏王,魏王不能用我,我离开他去帮助项羽,项羽也不信任我,所以我才来归附大王。我虽然还是我,但用我的人可不一样了。我久慕大王善于用人,所以才不远千里来投奔大王。我什么也没带,来到这儿,所以什么都没有,才接受了人家的礼物。没有钱,我就生活不了,也就办不了事。如果大王听信谗言,不起用我,那么,我收下的那些礼物还没有动用,我可以全部交出来,请大王给我一条生路,让我辞职回家,老死故乡。”

    寥寥数语,既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又道出了自己决心。

    我找的就是你刘邦,因为你能用我,带我看不一样的风景。

    自此,刘邦再无疑惑,终生信任陈平。

    而陈平终生辅佐刘邦,再没有跳槽,人生就此开挂。

    如果你细心总结,就会发现陈平留下辉煌画面一共有六次。

    第一:离间项羽、范增,楚势由此颓衰。

    第二:乔装诱敌,使刘邦从荥阳安全撤退。

    第三:封韩信王郊,使韩信耿心效命刘邦。

    第四:联齐灭楚,刘邦于是战胜项羽。

    第五:计擒韩信,使刘邦翦灭异姓王而固其刘家天下。

    第六:解白登之围,使刘邦脱离匈奴险境。

    第七:吕后死后与周勃一起平定诸吕之乱,匡扶汉室。

    无论拿出哪一件都足够光耀历史,但他一人占了七件,在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这是十分罕见的。

    对此,历史给出了公平的评价。

    刘邦:“陈平智有余,然难独任。”

    司马迁:“陈丞相平少时,本好黄帝、老子之术。方其割肉俎上之时,其意固已远矣。倾侧扰攘楚魏之间,卒归高帝。常出奇计,救纷纠之难,振国家之患。及吕后时,事多故矣,然平竟自脱,定宗庙,以荣名终,称贤相,岂不善始善终哉!非知谋孰能当此者乎?”

    《太史公自序》:“六奇既用,诸侯宾从于汉;吕氏之事,平为本谋,终安宗庙,定社稷。”

    班固:“陈平之志,见于社下,倾侧扰攘楚、魏之间,卒归于汉,而为谋臣。及吕后时,事多故矣,平竟自免,以智终。”

    曹操:“萧何、曹参,县吏也,韩信、陈平负污辱之名,有见笑之耻,卒能成就王业,声著千载。

    有资格被司马迁列入“世家”的,并不多。只有陈胜、萧何、曹参、张良、陈平、周勃六人。而陈平也

    在其中。

    如果说,陈平光辉形象比不上张良,除了他善用阴谋不为世人所喜之外,最大的诟病就是与嫂子关系不清不白。

    司马迁指摘陈平早年与其嫂通奸,被流放。

    周勃、灌婴等人认为他贪财。(平虽美丈夫,如冠玉耳,其中未必有也,臣闻平居家时,盗其嫂;事魏不容,亡归楚;归楚不中,又亡归汉。今日大王尊官之,令护军。臣闻平受诸将金,金多者得善处,金少者得恶处。)

    作为一个谋士,他活得更加的人间烟火,不似张良神秘,从而无欲无求。

    人吃五谷杂粮,才知晓人间事,才做好这人间的官,看好人间的风景。

    一次,汉文帝问右丞相周勃:“天下一岁决狱几何?”

    周勃答不出来。

    汉文帝又问周勃:“天下一岁钱谷出入几何? ”

    周勃还是答不出来。

    而一旁的陈平答得爽快,“有主者。陛下问决狱,责廷尉;问钱谷,责治粟内史。”

    身为宰相,不该样样琐事都管,宰相的责任是辅佐皇帝,“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周勃很惭愧,觉得自己的能力远远不如陈平,就称病辞去相位,于是陈平就一人独相。

    从这一段话里,我们至少可以看出陈平性格里最大的特点。

    他有着比张良更炙热的功名心,却没有张良那么多的道德束缚,作为是个世俗人,他太想成功,为了理想,哪怕为此付出自己难以承受的代价都在所不惜,即便心里明白,这么多,必然不为世人所喜,但他依然去了做了。

    只因,我还想去看看更美丽的风景,为了这道风景,我不怕背负骂名。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