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科技进展 / 惊天巨浪!中国95后天才碾压欧美,登上全...

0 0

   

惊天巨浪!中国95后天才碾压欧美,登上全球热搜!

2020-05-13  lindan9997

    记录最真实的人物,品味最温暖的人间

    作者|  牙谷牙狗

    来源| 最人物

    500

    3年学完小学、初中、高中所有知识;14岁进入中科大少年班;18岁前往美国攻读博士,22岁一篇论文破解百年世界难题,震惊物理学界;最近,24岁的他一天两登顶级学术期刊杂志,再次震惊世界……

    这不是发生在电影中的故事,而是现实中真实的存在。他是曹原,一个真正的中国天才少年。

    在当下的互联网语境里,很多人称他为“最强后浪”,甚至是“滔天巨浪”。

    500

    “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

    几天前,刷屏的短视频《后浪》,让很多人被深深触动。

    视频引发广泛讨论,“后浪”的热度一波高过一波。其中颇多溢美之词,也不乏“一代不如一代”的质疑。

    时代流转的洪波里,当下的年轻人究竟如何?一个出生于1996年的年轻人,给出了属于他自己的答案。

    2020年5月6日,今年24的他在世界顶级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中,分别以第一作者兼共同通讯作者、共同第一作者的身份连发两篇论文。

    电子期刊一经推出,他迅速成为整个科学界关注的焦点。

    而此时,距离他一举攻克困扰世界107年的科学难题、被《自然》杂志评为年度十大科学家之首,仅仅过去了16个月。

    那一年,他仅仅22岁。一个很多人刚刚大学毕业的年纪。

    他叫曹原。

    500

    500

    2018年12月24日,世界顶级学术期刊英国《自然》杂志发布年度科技人物。出乎很多人预料,位居榜首的,是当时仅仅22岁的中国少年,曹原。

    消息一经发布,迅速震惊世界。他是获此殊荣年纪最小的科学家之一。同时,也是中国为数不多获此殊荣的科学家。

    很多人发出疑问,曹原究竟有多厉害?这件事还要从109年前说起。

    自人类开始掌握“电力能源”开始,“电”就彻底改变了整个世界的运转,催生出了电动机、电灯、电子产品、包括互联网。

    但电力能源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是运输的损耗。直到今天,相关数据显示,有7%的电能在传输过程中损耗掉。

    1911年,一位叫做卡末林·昂内斯的荷兰物理学家发现,一种特殊材料能够将电子传输过程中的电力损失,降到趋近于0%。

    他将这种物质命名为“超导体”,因为这项发现,昂内斯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500

    昂内斯

    理论上能够实现,但放在运用上却有着异常苛刻的条件。想要超导体实现无损耗传输,必须将环境温度控制在绝对零摄氏度(-273℃)。

    过去的109年间,在低压、高温下实现材料超导性的方法,是应用物理界最重大的使命之一。

    近百年的时间,无数科学家前赴后继,突破甚微。一直到2018年遇见曹原,这一问题得到了突破性进展。

    2017年,在美国攻读博士的曹原发现,将两层石墨烯堆成微妙角度,便会发生神奇的超导效应。

    当他提出这一推测时,无数物理学家第一时间质疑。他们认为这不过是21岁年轻人对世界的无知想象,真实的实验结果绝不会如曹原推测的那样。

    不久之后,这些专家就被打脸了。

    不卑不亢,沉着冷静,曹原没有被外界的声音打扰,而是沉下心来,蹲守实验室,捍卫自己的理论。

    终于,多次实验失败后,他发现当两层平行石墨烯堆成约1.1°的微妙角度,产生了神奇的超导效应。后来这被称为“魔角石墨烯”。

    2018年,他将论文整理投向了《自然》杂志。编辑收到论文后几乎没有排版,第一时间将文章发布到网站上,引起轩然大波。

    尽管该材料仍需要冷却到绝对零度以上1.7℃,但结果表明,它可能像已知的高温超导体一样导电,这已让物理学家兴奋不已。

    500

    不同角度扭曲的双层石墨烯

    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甚至激动地说:“曹原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们能做的太多了。”

    《自然》杂志更是评价他:“曹原是一个开创了全新研究领域的杰出科学家。”

    在曹原发表论文之后,短短几个月时间,包括诺贝奖获得者在内的诸多物理学家复制、拓展他的研究。

    即便如今尚未能够在常温下应用这一技术,但此前经由石墨烯衍生出来的技术,还是给予了人们巨大的想象空间。

    一旦真正落地应用,曹原科研成果不仅能够快速促进电子信息、新能源汽车等诸多行业的发展,甚至将会为全球电力能源行业省下数千亿的资金!

    500

    某国产手机使用石墨烯电池

    充满电仅需要十几分钟

    500

    24岁,站在世界科技之巅,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想象的奇迹。

    回顾曹原的成长经历,拥有今天的成就,看似是某种百年一遇的偶然,其实其中藏着某些必然。

    1996年,曹原出生在四川成都。从很小开始,他并不是一个很“乖”的孩子。

    不到10岁的年纪,他便开始将父母的银首饰化解,用以提取自己需要的硝酸银实验材料。

    他也对计算机充满兴趣。举家迁往深圳之后,他时常前往华强北电子市场,买来大堆电子元器件拆卸安装,直至研究清楚其中的线路逻辑。

    能够完成这样的实验和研究,不仅来自于他超越常人的智慧,也与特殊的教育模式相关。

    因为很小就展现出天才气质,他就读的深圳耀华中学为他提供了灵活的教学机制,帮助其快速完成中学学业。

    同时根据曹原的特长,学校实行个性化教学,因材施教——

    他们为曹原等3位少年专门开辟了一间校长办公室,取名“天才班”,安排6位老师轮流授课,采取以自学为主,不懂由老师点拨的教学方式。

    结果,他在3年的时间内完成小学、初中、高中所有学业。

    如此惊人的成就,他淡然地说:“我只是跳过了中学里一些无聊的知识。”

    500

    曹原 (左一)

    曹原的父母也在曹原成长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为了支持学校对曹原的智力开发,他们在家中布置了一间实验室,为曹原提供最好的科研条件。

    曹原喜欢天文,父母便花重金为他购买天文望远镜。以至于年纪不大时,他却淡淡说出了这样的话:

    “在广阔的宇宙面前,再多的起伏都不过是沧海一粟。”

    天才最可怕的不是比平常人聪明,而是比平常人聪明还比平常人更努力。

    14岁以669分的高分考入少年班之后,身处天才环绕的环境,他的进步更快。为了完成科研作业,他几乎没有周末,没有寒暑假,整日呆在实验室里。

    别人为枯燥的研究烦恼,他却乐在其中,因此备受导师赏识。

    中科大教授丁泽群因要求严苛,教学风格严肃被同学称为“丁老怪”。他在学术圈凭借突破性的研究成果,又被同行称为“科研杀手”。

    别的学生怕他,厌恶他,曹原却异常喜欢他,时常向他求教。师徒惺惺相惜,丁教授说起他时也赞不绝口:“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家伙。”

    中科大少年班系主任朱源,作为最早培养曹原的人,更是对这位弟子赞誉有加:

    “当年接触到曹原的时候,觉得这个孩子天赋异禀,不应该在传统的教育年限机制下被埋没,我把他推荐到了中科大少年班。”

    500

    朱源与曹原合影

    本科四年,曹原不仅拿下了中科大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学金,还得到了中科大物理学院院长曾长淦的高度评价。

    每每说起,他总是万分骄傲:“这是在我实验室混过的娃,当时我觉得他太厉害了!”在某些方面,曾院长也承认自己指导不了弟子。

    4年本科毕业,曹原前往世界排名前5的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攻读博士。

    这一年,他才18岁。

    500

    曹原接受奖学金

    500

    2018年年底,在《自然》杂志年度科学家的封面上,为了致敬曹原,编辑们将数字“10”(代表10位科学家)中的“0”,设计成了一个正六边形,代表石墨烯的碳环结构。

    整个数字“10”则点出了赋予石墨烯超导能力的魔角。

    500

    鲜花和掌声背后,曹原的科研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初入美国,他花了整整6个月的时间,研究一份看似富有突破性的数据,却最终发现那不过是实验中的巧合。

    那段时间曹原非常沮丧,整日无精打采。但面对既定的结果,他在日后接受采访时说:“有些沮丧,但也只能继续干下去。”

    难能可贵的是,他始终保持着一种平和的心态,高峰时不迷茫,低谷时不放弃。对于科研事业的投入,大多来自兴趣。

    麻省理工的导师将他形容为一个“修补匠”,缓解科研压力的时候,他喜欢把复杂的电子或机械设备,拆开重装。

    “每次我进他的办公室,里面都乱糟糟的,桌上堆满了计算机和自制望远镜的零件。”

    500

    曹原在滑雪

    魔角石墨烯的研究,也是来源于兴趣。

    中学时的一堂物理课上,他的老师黄佳堂讲:金属的电阻率会随温度的降低而降低,当温度趋于绝对零度,就会呈现一种超导状态。

    他牢牢记住了老师的一句话:“如果谁能够在常温下发现这种材料,就可能颠覆世界。”

    曹原对此充满好奇,课下找到老师答疑解惑,但老师却无法回答他的提问,满怀期待对他说:“这是你们这一代人需要研究的问题。”

    多年后黄老师感慨:自己带过的很多学生都对这一问题感兴趣,只有曹原将此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并在后来一鸣惊人。

     500

    曹原和当年班主任肖甜

    凭借科研成果震惊世界之后,曹原得到了诸多国家的橄榄枝,甚至不少学校向他保证可以授予他“教授职位”。

    曹原却一一拒绝,他说当下仍旧会潜心研究,“对于石墨烯的'魔角’,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2020年的两篇论文,证明了这位少年没有食言。

    同时在荣获大奖之后,他第一时间返回自己的母校中国科技大学,跟自己曾经的导师和同学庆祝。

    他希望自己学成归来后,能够在中国科技大学工作,为国效力。

               500

    曹原在中科大演讲

    短视频《后浪》刷屏之后,网络上关于“后浪”的讨论越发深刻。

    很多人将在互联网下成长的90后、00后称为垮掉的一代。他们似乎远离了与自然的亲昵,在网络世界里变得更加淡漠。

    沉迷游戏、贪图享受、不学无术……

    这似乎并不是事情的全部。

    乘着科技发展的快船,少年们走得似乎更加坚定。

    2013年,23岁的刘明侦,成为在《自然》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最年轻的中国女学者。

    18岁本科毕业,22岁拿下英国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她的成长过程,就是不断打破各种记录的过程。

    目前,30岁的她在电子科技大学组建了自己的科研团队,同时担任电子科技大学材料与能源学院副院长。 

                 500

    刘明侦

    浙大美女教授杨树,20岁拿下复旦大学学士学位,24岁拿下香港科技大学博士学位,26岁担任浙大博士生导师。

    在中国电子器件和功率半导体方面,颇有建树,发表论文被诸多中国科学院院士认可。

    目前,她在浙江大学工作,被评为浙江大学“百人计划”研究员。

    500

    杨树

    据不完全统计,当下中国90后教授,人数已经超过了10人。他们大多毕业于知名高校,年纪轻轻便拿下博士学位。

     

    不止科研领域,无数的中国年轻人,也在不同的岗位上,挥洒着自己的汗水,默默奉献。

    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科学家涌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带给人们惊喜。

    曾经,60后为成长于80后的孩子担忧,70后为成长于90后的孩子担忧,80后也为生长于00后的孩子担忧。

    他们担忧,下一代不够吃苦耐劳、不能抓住机遇、无法在复杂的人生中拥有美好的人生……

    直到后来,时间给出了答案,那些曾被认为垮掉、被担忧站不起来的孩子,如今已在风云际会的时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舞台。

    他们有的是年少成名、独领风骚的天才少年,有的是在国外深造后回国效力的青年才俊,有的在最好的年华穿上了军装……

    更多看似平凡的人们,也在为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民族未来而努力向上。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