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风 / 历史文化 / 才子苏东坡的凄美爱情故事

0 0

   

才子苏东坡的凄美爱情故事

2020-05-20  八面楚风

    苏东坡的一生中,有几位女性的身影挥之不去:「不思量,自难忘」的王弗,「惟有同穴」的王闰之,「伤心一念偿前债」的王朝云。

    这三位女性,出现在苏东坡不同的人生阶段,陪伴他迎接动荡多舛的命运,但她门都早于东坡而亡逝。苏东坡和她们的故事,为她们留下的诗词,可以让我们看到东坡的感情世界。



    不思量,自难忘

    《江城子》是苏东坡在第一任妻子王弗过世十年后,写下的悼亡词,其中真挚的哀痛让人恻然: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仁宗至和元年(1054 年),在苏东坡赴京赶考的两年前,他娶了家住眉山青神县的王家小姐王弗为妻。那一年苏东坡十八岁,王弗小他三岁,是乡贡进士王方之女。

    成长在书香门第的王弗,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她机敏善识人,有一轶事,说的是苏东坡与友人在家中对谈时,王弗常在屏风后屏息凝听,客人走后,王弗和东坡直言,刚才交谈的客人,句句附和东坡的话意,是个溜须拍马的泛泛之辈,不可深交。

    王弗知道东坡天性通达,在他眼里,这世间就没有坏人,因此对丈夫身边的朋友她就多留个心,好帮丈夫辨明善恶。


    宋朝有磨勘考绩升迁的制度,规定文武官员在一个地方任期满三年后,考察得当,才能例行升迁。治平二年(1065 年),苏东坡在凤翔三年任满,举家折返回京。

    尽管他才初入仕途,却早已声名远播,求贤若渴的宋英宗想重用他,眼见前途一片大好,然而此时王弗却突然病近了。王弗去世时年仅二十六岁,留下了一个六岁的儿子苏迈。东坡的父杀苏洵在王弗去世后,对苏东坡感慨道:「汝妻嫁后随汝至今,未见汝有成,共享安乐。汝当于汝母坟茔旁葬之。」

    一晃十年,在密州当官的苏东坡,夜来幽梦忽还乡,恍愡间看到王弗正坐在窗前对镜梳妆,梦中人还是十年前的模样,自己却早已尘满面,鬟如霜,惊醒后是夜里,四下无人,只有一轮孤月影影绰绰地空挂在老树后,东坡不禁悲从中来,对世事的感慨,对王弗的思念,成就了《江城子》这一阙千古悼亡词。



    我少实恩,惟有同穴

    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在王弗去世三年后的熙宁元年(1068 年),苏东坡娶她过门。王闰之小东坡十一岁,她对东坡的才气十分敬仰,嫁给东坡后勤勤恳尽相夫教子为他担起一家的重担。

    秉性善良的王闰之,先后为苏东坡育有二子,对堂姐王弗的遗子也始终视如己出。王闰之去世后,苏东坡为她写的悼词中,一句「三个明珠,膝上王文度」,感念的就是王闰之对三个孩子的一视同仁。

    苏东坡一生大起大伏,在他波澜曲折的宦游生涯中,王闰之始终与他同甘共苦。苏东坡和王闰之有二十五年的夫妻缘分,元祐八年(1093 年),王闰之去世,而这一年,也正逢苏东坡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神宗皇帝去世后,九岁的幼帝英宗皇帝即位,代理摄政的神宗之母,也就是哲宗的祖母高太后尤为器重苏东坡,从元祐元年(1086 年)到高太后去世的元祐九年(1094 年),在这八年间,苏东坡一路升迁,步入了大宋王朝的权力中心。

    随着高太后的去世,苏东坡又要面临政治加诸其身的命运逆转。和苏东坡一路甘苦与共的王闰之,这一死,也免去了眼睁睁看着苏东坡再次落魄。

    王闰之死时,被予以高规格的葬礼流程,灵柩安置在京西的一座寺庙里。苏东坡为王国之写了一篇祭文,感叹「妇职既修,母仪甚敦」,叹王闰之为自己付出很多,却惭愧「我实少恩」,唯独在自己死后,与王国之同穴合葬,才能弥补一些愧疚。

    八年后,苏东坡在常州去世,弟子由按照东坡在这篇祭文中所示,将王闰之与苏东坡合葬,也算了却了东坡的一桩心愿。


    △《十ニ罗汉图》卷·宋·李公麟·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王闰之去世后,苏东坡请名家李公麟画了一张十罗汉像,设水陆道场供养完成王闰之遗愿


    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朝云进苏府的时候年方十二,苏东坡在杭州任判官时,常常游湖宴饮,请来擅长丝竹歌舞的名妓助兴。

    据《燕石斋补》记载,朝云原是名妓,苏东坡后将她引进府里纳为妾室。朝云原本不识字,但悟性颇高,在苏东坡身边耳濡目染,读书识字,成了他心灵上的知己。

    毛晋的《东坡笔记》中,载有一则故事,说的是一天东坡退朝回家,饭后走路消食,他指着自己的肚子问周围人:「你们说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有人说是一肚子诗词歌赋,有人说是一肚子墨水オ华,东坡都不置可否,一旁的朝云却笑解其意,答道:「学士一肚皮的不合时宜。」东坡听罢,捧腹大笑,称赞说:「知我者,唯有朝云也。」

    苏东坡晚年在惠州的生活,和朝云紧密相关,苏东坡被贬惠州时,朝云常常吟唱他填词的《蝶恋花》,为东坡消愁解闷: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在朝云过世后,苏东坡「终生不复听此词」。


    在惠州,苏东坡开始钻研佛理和修道家之术,朝云同好学佛问道,苏东坡称朝云为「天女维摩」,意思是朝云纯洁不染。

    绍圣三年(1096 年),朝云在惠州病逝。弥留之际,俨然已是虔诚佛教徒的朝云念诵着《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中的偈语,慢慢闭上了眼: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朝云去世后,被葬在栖禅寺松林中东南直大圣塔。惠州城西的丰湖,又被称作小西湖,是苏东坡平日最喜欢携朝云来游赏的地方,但自朝云去世后,东坡便不再踏足这里半步。

    朝云病近的那一年,苏东坡作过几首悼词怀念朝云,其中有《西江月梅花》一词:

    玉骨那愁瘴雾,冰肌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常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前句中「晓」与「朝」叠韵同义,「晓云」暗指「朝云」。后半句苏东坡自注说用的是诗人王昌龄曾梦中作梅花诗的典故。高情已逐朝云空,来去俱空,朝云既逝,东坡此生便不会再与梨花同梦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