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与诗歌 / 待分类 / [诗歌]你丢失于我的人间 ll 如故

0 0

   

[诗歌]你丢失于我的人间 ll 如故

原创
2020-05-22  摄影与诗歌

图片:黎明的酒杯

本期作者:如故

我不存在,就没有消失的可能 

颜色
消褪

烟火
泯灭

你丢失于我的人间

请告诉我
你是或遗忘

不要反复
梦里拉扯

你不存在
就没有消失的可能

我用那两个字
贯穿了我的一生

每每落叶
碾碎时


重叠的,含着雨的云
 
云  被风吹着  轻轻  旋转
她跑到了
国境西南

苍山雪
滑落  消退
云里交杂着  雨与晴

洱海上空的星光
抓住后座  她  流浪的眼睛

重叠的  含着雨的云
重叠的  含着雨的云

把誓言轻洒
把永恒抛弃

“昨夜你对我说,
偏爱饮醉与朝夕”


陆离 , 片影

1

从认识你那天
开始喜欢橙子

在我所有冰冷淡漠的颜色里
最为炽热

橙的味道
浸透了欲绝伤痛

橙的火光
烧尽了 那处   
上演荒唐剧情的帘幕

日复一日 其后至今
橙子水流淌在我的血液里

定期注射


2

顺行性遗忘
让我变成了一条鱼
也只是
凑巧又荒唐的折磨后
升起的雾气

此后
心底的海
越来越深
眼中的湖
越来越冷

我是人亦或鱼
无关紧要
出现亦或泯灭
也将 无关痛痒

潮汐浇灭了篝火
有人丢了鞋子
有人丢了生命

我在碎裂中开出的花朵
无色无味
近乎透明


水妖

记得有一个人,我问他,从我眼里看到了什么
他说,是一片湖水

那个被描述的,初秋,草地
长椅
无可描述的风,从他的触觉
传递到她那里无风的夜晚

他是一个坐在湖边的人
她是一个
被水草缠绕
将万般孱弱匿于水底的
水妖

很少有人去那片湖
凝视水面
波动的泪纹

他走的时候
雾气
模糊了她的视线
没能看清他的模样

其实 她也曾看清
湖水毕竟盈透
凝视湖面的双眼
毕竟深情

水底柔光变换无数种缠绵
在她
被月光滋养的梦境里

他也会做梦
梦到眼里装满湖水的女子
梦到无数初秋的来临
长椅上
潮湿的孤独生长出青苔
草地上  一行逐渐隐没的脚印


我追着,但我丢了

我记得
气球不是什么难抓之物
但它飞走了

我记得
陪伴不是难以做到
但有人 
不是你  就是我
会离开了

我记得
黑暗里,透出的光
在格子里让人头痛与压抑的

我记得说自己是一只凡鸟
天生没有羽翼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不想记得
低着头
一直
低着头

列车在心里已经碾碎了无数次
我的尸骨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
还活着

那个气球
我追着
但我丢了

那个人
我爱着
却放弃了

那黑暗
我痛着
还依然痛

那飞鸟
没有翅膀
却和蓝天一起做梦

我死去了无数次
却还在这里活着

所有的一切
我追着
但我丢了


一切成为过去式

深刻过
深爱过
燃烧过
浇灭过
铭记过
遗忘过
死过
活过


盛夏长诗

那个时候
每阵风
每个字
都有她的故事

夏天是必定要来的

路边银杏发芽
心里却是她凋落的样子

心里
从某一刻
再也装不满
所谓盛夏的浪漫

让我  如何去
描述
遗忘  和
被遗忘的过程

描述   
我也找不到元凶的  
刺痛

常常  喜欢   
拿痛点去沉醉

好像
这是另一种快感

缓慢的快感

到了没有定义的夜晚
关了灯
抓住黑夜里  光的影子
抓住还能慰藉的温度

抓住    这些 
变幻的出现
与莫测的消失

最后我
摊开双手
轻轻的  吹了一下


最后的晚餐

如果我的心
可以是你们疏远的把柄
经得起荒诞耻笑
反复蹂躏

那里,便不再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从某一刻起

我在外围生长出的快乐
支撑着
我的眼睛

看见若干年前的白布
还有如今
不死的心

简介:如故,本名张昕童。1995年生于西安。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善于绘画及文字诗歌创作。诗歌作品录入《中国诗歌》第五卷,作品发表于《中国文艺家》、《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8》、2019《中国当代诗词集》、《陕西诗歌》等刊物。




欢迎大家积极赐稿,谢谢!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