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世界拼图 / 健康养生 / 非洲也有了自己的抗新冠病毒“特效药”

0 0

   

非洲也有了自己的抗新冠病毒“特效药”

2020-05-22  文明世界...
非洲也有了自己的抗新冠病毒“特效药”

新冠疫情大流行以来,世界各地不断涌现出各种“特效药”,各种传统医学更是首当其冲,尽管WHO等主流机构一直强调尚没有被证实的针对性治疗方法。

非洲也有了自己的抗新冠病毒“特效药”

比如,在非洲国家,人们正在推广一种由鲜绿色植物制成的饮料,作为治疗COVID-19的首选方法,在当地甚至被誉为“绿色黄金”。

非洲也有了自己的抗新冠病毒“特效药”

东非岛国马达加斯加总统安德烈·拉霍利纳(Andry Rajoelina)是这种“绿色黄金”神药的主要推动者,这种神药被冠以Covid-Organics,以草药口服液形式出售。

拉霍利纳断言马达加斯加的这种抗新冠神药具有“改变历史”的潜力,在产品发布会上亲自示范服用,并已经推动在这个印度洋岛国广泛分发,及出口到非洲其他许多地区。

非洲也有了自己的抗新冠病毒“特效药”

坦桑尼亚和科摩罗等东非国家以及大西洋沿岸的几内亚比绍和赤道几内亚等国家都是这种神药热情的拥趸。

几内亚比绍总统乌马罗·西索科·恩巴罗(Umaro Sissoco Embalo)还亲自推动该国Covid-Organics订单的交付事宜。

制作这种抗新冠神药的植物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黄花蒿,因为我国科学家从中发现了有效的抗疟疾成分青蒿素而闻名于世。

黄花蒿是一种随处生长的杂草,也是目前非洲种植的主要药用植物之一。

非洲也有了自己的抗新冠病毒“特效药”

在马达加斯加,Covid-Organics以瓶装饮料形式出售,一瓶330毫升瓶装Covid-Organics售价30欧分,不到2.5元人民币。

当然,不同制造商出品的Covid-Organics有各自不同的商标,像比利时农艺师范·达姆(Van Damme)的产品就冠以“绿狮”商标销售。

据范·达姆介绍,自从新冠大流行以来,蒿的需求量出现大幅度增加。马达加斯加总统亲自推广Covid-Organics以来更是进入疯狂状态,短短的数周内销售额猛增了15倍,迫使范·达姆扩大了生产规模以应对日益增加的订单。

当然,随着需求的增加,价格也水涨船高,短时间飙涨了三分之二。

当然,这种抗新冠神药收获的也不都是赞叹,还有来自非洲和西方的批评。

批评者认为,虽然这种植物被证明含有抗疟疾的成分,但尚无临床试验证明其具有预防或治疗COVID-19的功效。

当地社会学家马塞尔·拉扎菲玛哈特拉质疑Covid-Organics的一个理由是,执行大流行以来,率先发现疫情,同时也是青蒿素的“母国”中国并没有使用黄花蒿及相关产品进行抗疫,尽管当局也对几种传统中成药进行了推广。

对此,WHO和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都采取了审慎的态度,强调对任何传统配方药物的使用都需要首先进行实证检验以证明它们是安全有效的。

位于加蓬的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人约翰·恩肯加松说:“如果针对这场COVID-19的战争的解决方案最终来自非洲国家,我们将会感到无比(捂鼻)的自豪。” “但是在批准这种补救措施之前,我们必须首先给出安全有效的证据。”

当然,也不是所有非洲国家对Covid-Organics都一样热情,其中一些则谨慎得多,已经将库存的Covid-Organics移交有司专家进行分析。

比如,领导尼日利亚抗疫的Boss Mustapha就强调:“在投放市场之前,它们将接受与所有其他产品相同的测试程序。” “不会有任何例外。”

即使在马达加斯加,也不乏对Covid-Organics的批评,尤其是一些医学专家堪称严厉的批判。

但是,作为Covid-Organics狂热的捍卫者,总统拉霍利纳马达加斯加对来自各方的批评予以了坚决回击,他指责西方对这种抗新冠神药的嘲笑是出于对传统非洲医学居高临下的倨。

他对法国媒体说:“如果是欧洲国家首先发现了这种有效药物,还会有那么多质疑和批评吗?我认为不会。”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这位总统也祭出了“不看广告看疗效”法宝,他引用了马达加斯加的新冠疫情统计数据为自己作证:

根据官方统计,拥有2600万人口的马达加斯加,仅确诊新冠患者405例,其中仅有2例死亡,就是Covid-Organics有效的最好证明。

总部位于马达加斯加的Bionexx公司自2005年以来就一直致力于开发蒿属植物抗击疟疾的研究和推广,是世界上该领域的第三大生产商,目标是每年生产2500吨青蒿。

Bionexx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查尔斯·吉布兰也深信该作物客观的前景,但是,强调要想开发并证明一种产品的有效性至少需要4年的时间。

拉霍利纳为Covid-Organics站台似乎还有经济方面的考量,他将蒿吹捧成马达加斯加的新“绿色黄金”,“所有马达加斯加人的生活都会改变。”

他指出,大米的价格每吨仅有350美元,而蒿的易手价格则高达每吨3000美元,几乎是大米的10倍。

作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推动蒿属植物的药用价值的开发,符合马达加斯加的利益。

但是,当地农民却似乎并没有从黄花蒿的涨价中获得实际的利益,反而纷纷放弃了种植。

非洲也有了自己的抗新冠病毒“特效药”

因为,据他们称,我们从每公斤干蒿中仅获得了1050 阿里亚里(27美分)的收益,而远低于预期中的3000 阿里亚里。

社会学家马塞尔·拉扎菲玛哈特拉对政府重点开发蒿属植物持有长期的批评,他认为马达加斯加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确保这个90%人口生活在极度贫困以下的前法国殖民地2600万人口的粮食安全上,而不是指望这种所谓的绿色奇迹,每年却需要进口30万至100万吨大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