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68 / 文件夹1 / 请别拆掉4900万山东农民的家

0 0

   

请别拆掉4900万山东农民的家

2020-05-22  湖畔68


最近在某音,我经常刷到这样的视频。

空旷的乡间,几架推土机一起施工,机器轰隆隆压过碎砖烂瓦。

有人拿起手机录了下来,短短10秒,没有音乐,没有旁白,一个不大的人影站在旁注视着这一切。

看上去不像在盖楼,而是在拆房子。

仔细看,那应该是他们的家。

再仔细看,这些视频都来自同一个定位,山东。

打开视频评论区,无数担忧、焦虑,无奈的人在抱团取暖。

你们村拆了吗?

马上就到我们村了怎么办?

怎么安置的?

这是山东4900万农民将要面临的生存状况:

无家可回。

几乎是一夜之间,二层小楼被夷为平地。

甚至在网上,有人将之称为#新农村圈地运动#。

说法从何而来?

一个5月6日召开的会议。

会上,山东省领导一致决定,要对本省村庄进行布局规划,推进「合村并居」。

什么意思?

简言之,就是合(并邻近几个)村(的居民)并(将大家统一搬到)居(民社区)。

老房被政府收走,新的社区住宅由政府统一分配。

大家可能会疑惑,农民房子明明住的好好的,又不是危房,又没泥石流。

甚至有人刚刚修好二层小楼等着养老,为什么要突然搬走?

这就不得不提到政策目的——解决耕地问题。

当农民搬走,土地则会被腾出来,计划用做耕地。

众所周知,为了保障粮食安全,我国设置了18亿亩耕地红线的标准,要求耕地面积不得低于这个数额。

但近年来,高楼大厦平地起,地方追赶GDP,耕地面积大幅度减少。

红线,马上就要碰到底线。

与此同时,农村大批人员流向城市务工,空心村问题严重,耕地大面积荒废。

因此,把散落的空心村合并,让村民们都搬到社区,这样一来,收来的地就可以统一规划为耕地,开展机械化农业。

农民的生活也可以得到改善。

把农民的房子变成耕地,并不是鼓励农民们义务奉献。

政府给出的条件,其实很好:

一笔不小的拆迁款。

一间低价出售的商品房。

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

这原本是个非常好的政策。

可奈何,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却完全变了味。

打开微博,搜#合村并居#,一片怨声载道。

在我们认知里,拆迁意味着咸鱼翻身、飞来横财。甚至在大城市,这意味着贫困户到上等人的阶层跨越。

但农民兄弟这回不一样,他们又没钱又没房,越拆越穷。

首先,请大家仔细阅读@山东早新闻 发布的枣庄市合村并居安置条件。

当地明码标价,农民被拆的房子,每平方补偿440元。

因为超过200平米不补,所以我们按能领到最多的钱算,一共8万8。

而搬走后,买居民社区的楼需要多少钱?

按商品房价格,每平米2000左右,买100平就需要20万,还不算装修。

8万卖出,20万买入,面积还小一倍。任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个赔本买卖。

而这12万差价去哪找?

2018年,我国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才1万4,12万,要不吃不喝攒八九年,才能买得起社区楼房。

且不说拆迁给的钱本来就少,到手更难。

因为有些地方专门规定,拆迁赔偿款,要等被收购的土地开发后,才会打款。

这意味着如果开发中断,或土地未被开垦,赔偿款就永远入不了账。

所以有些农民还没拿到钱,就已经「被」搬走了。

如此急于求成的政策执行,惹出了很多闹剧。

一些地方政府根本没钱盖社区楼房。于是钱交到一半,楼盖到一半,便无疾而终。

知乎@李敢敢 在鲁西南一个小村,当年村委会承诺大家会住上小高层。

可十年后,烂尾楼还晾在这里,有些农民至今还在睡帐篷。

无独有偶,山东某市曾一年扒掉50万农民的房子。

其中一部分搬进楼房,而相当多数人没钱,买不了社区房,只能躲到自家窝棚里。

可住窝棚多有损地方形象,于是当地给每个农民每月发50元过渡费,把他们遣散到周边村庄借住。

当年下发政策时,上面已经考虑到,此政策与广大农民利益密切相关。

所以措辞时谨慎谨慎再谨慎,强调强调再强调:

必须充分尊重农民意愿,保证农民的决策权、知情权和参与权。

不得强迫命令,不搞一刀切,坚决避免强拆强建。

可到实施时,仿佛看不见,听不到。

他们彻夜坐在村民家中,给农民做思想工作,增加同意率。

很多不愿意签字的老百姓,也被迫拿起了手中的笔。

一些人被遣散,一些人后悔在家中喝下农药。

2015年,山东临沂合村并点时,视房子为自己命根子的村民张继民迟迟不愿搬走。

在门外二三十号人的「催促」下,他一气之下把自己关在屋里,点了把火。

噫吁嚱!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农民一生辛劳,却不知会落下如此结局。


留下来的人认了,忍了。

并安慰自己住上楼房了,生活以后会越来越好。

可刚住进社区几天就会发现,哪里是更好,而是更糟。

首先,社区居住方式,跟农民生产生活方式,完全相左。

以前小院内部,能晾晒、能养牲畜、还有储存地窖,是个成熟的自给自足生产链。

而现在,豆子晒在哪?蔬菜囤在哪?拖拉机马车三轮停在哪,要不要收停车费?

一些养殖户面临的挑战更大。

有人为了看住家禽,把小猪背上了楼。

还有位养羊的农民宁可在羊圈里住,也不愿意回楼上:

十多只羊,好几千块钱呢,丢了怎么办!

以前走着去下田,现在坐公交去种地。以前,撂下锄头上炕头,现在挑起粪担上电梯。

这不是农村和城市结合的乡村牧歌,而是一场场合村并居的拆迁闹剧。

大家可能觉得我在夸张,有网友认为这是改革的阵痛,农民应该学会自我调整。

可没钱怎么调整?

是地不种了,还是猪不养了?

比起之前,在社区居住成本实在太高了。

秸秆不能烧,要烧煤气;井水不能喝,要用自来水。

农民收入没有增加,但水电油气,柴米油盐,却处处要钱。

一双夏天干活的军用胶鞋,都要缝缝补补又三年的他们,哪舍得花这些钱?

于是大家虽然住楼上,但还是喜欢下楼拾柴,在楼下空地烧火做饭。

一些老人因为不舍得用冲水马桶,每天还要跑到社区外荒地解手。

生活成本倍增,而之前承诺的舒适生活环境呢?

也没看到。

社区一般邻村建在城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科教文卫,都相距甚远。

而也因为离城市太远,水管、煤气、暖气,物业都经常不到位。

农民把这些筒子楼,称为「鸟笼」。

把「合村并居」理解为,推倒小楼住进「万人村」。

他们搬家后怎么想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舍弃二三层小屋,住到这种地方。

中央不让强拆,老百姓不想搬。

为什么地方政府却还是要搬?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无外乎还是钱。

早在2010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俊就在节目上质问:

合村并组整理出来的土地,能真正用作耕地吗?

那些土地是会被出售,建成商品房,还是开发成度假村?

人们恍然大悟,原来收上去的土地不一定用作农耕,还可能被商用。

但人们更不知道的是,合村并居政策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利益。

国家曾出台过一个名为增减挂钩的政策。

还是为了保障耕地安全,各省市都规定了建设用地指标,不能超额。

如果想要增加一亩建设用地,就必须拿一亩耕地来换。

这便是增减挂钩。

于是,当地方政府从农民手里拿到耕地后,便会向上申请建设用地指标。

而实际操作中,耕作的土地因为缺乏监管,也可以拿来建设,等于同时拥有了2块建设用地。

这是双倍的盈利,稳赚不赔的买卖。

按道理,部分农村土地被城镇化使用后,其中收益也必须返还给农民。

这些钱到没到老百姓手里,我不知道。

但我想那些农民应该跟我爷爷奶奶差不多年纪,七八十岁,连几个字都认不全,哪知道去讨这笔钱。

甚至,干脆不知道这笔钱的存在。

有人曾讽刺,地方政府已经把「增减挂钩」当成敛财的金钥匙。

并将这称为是他们满足自己「土地饥渴症」的救命稻草。

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有些县财政紧张,没钱盖社区楼房,便会把增减挂钩换来的指标卖给其他县,以此增加收入。

2009年,山东某县通过拆农民的房子,拿到1300亩建设指标,其中1063亩都卖给了另外一个市,净赚1亿。

一边是农民家庭财产极度缩水,一边是当地政府鼓鼓的腰包。

再回头看看农民手里1平米400元的补贴,我为老百姓感到心寒。

这不科学,更不合理。

当初惠民利民的好政策,如今却变成了这样。

武汉大学贺雪峰教授前几天写了篇文章——《合村并居,何必拆农民房子》,他在最后语重心长地劝导:

合村并居到最后,农民不满意、国家利益受损、大量资源被浪费......

这样的折腾,我们不能再搞了。

警钟几年前就已经敲响。

当时部分政府为了拿到更多土地,便把一些原本不需要合村并组的村庄,一并拆掉。

这部分地作何使用,资金去向哪里,国家曾大力清查过。

可奈何自上而下,自下而上,都太难监管了。

《今日观察》的评论员表示:当地自己做了错事,现在又叫他自己去查,怎么可能查得出来。

说到底,不是听不见,而是不想听。

而法律意识薄弱的农民不懂这些,只得腾出地方。

如此循环往复,苦不堪言。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希文同志曾说:

在和平时期,这样大面积的村庄撤并,古今中外史无前例。

合村并居,将波及到山东6.9万行政村,4900多万农民。

而政策在山东试点,却不一定止于山东。

黑吉辽,河南河北,也都在这一试点名单之上。

我们必须对此重视,因为这趋势很可能关乎到每个中国农民的命运。

在此,我想为农民兄弟们说几句话。

首先,我想问山东政府。

第一,你们有没有真正经过农民同意?

赔偿金额标准如何制定,使用何种方式协商,有没有协商,都要清楚。

第二,被收购的土地资产是否公开透明?
 
要知道隔壁浙江宁波增减挂钩时,他们把村里集体资产折合成股份,落到每个人头上。

当地每个农民每年都能拿到数千数万元的股份。

请问,山东农民有吗?

第三,老百姓何去何从?

当老百姓无地可种,或不便农耕,生活成本与日俱增时,他们势必会进城务工。

城市是否会接纳他们?他们又能否适应城市?

还是浙江,当年杭州江干区实行增减挂钩时,曾推出援助计划。

他们为农民提供技能培训补贴、实训基地补贴、就业介绍奖,还设置了就业援助员岗位。

这种缓冲,山东农民有吗?


一句话:合村并居,绝不能要地不要人。

大多数农民辛辛苦苦一辈子。

他们担心干旱庄稼毁了,怕风大麦子倒了。

刨地赚的万八千块钱,还得供孩子走出农村,在城里买房。

事到如今,难道还要把养老钱掏出来买房,再背上贷款吗?

我相信,每个政策初心,都有它的好。

但我们更要做到的,是一以贯之的好。

试问多少真正利民的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因为急功近利,而大打折扣?

为净化空气糊上灶台不让烧劣质煤是,为建设干净小村批量扒掉农村厕所是,盲目的合村并居更是。

我希望地方政府能真正体察到农民的不易。

保障农民生活的权利,保障农民说不的权利。

这才是真正的「为大家办实事」。

这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

参考资料:

贺雪峰:合村并居,何必拆农民房子?

中国“拆村”风潮:争议中的城镇化之路

任萌:合村并居渊源及成因解析

新圈地运动:关键是建设一个人民养得起的政府

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土地综合整治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的意见》

CCTV2《今日观察》:农民被上楼清查更要查清

张秀吉:农村社区化建设中的利益多元与治理 以齐河县农村合村并居为例 

孙兰兰城乡一体化视野下合村并居研究


- The End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