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史海钩沉 / 罪恶的鸦片贩子如何将自己“洗白”成了正...

0 0

   

罪恶的鸦片贩子如何将自己“洗白”成了正人君子?

2020-06-06  茂林之家

文|冯璐

1839年,在林则徐到达广州之前,听到对己不利风声的查顿跑到伦敦。为博取同情,他百倍地夸大在华英商在林则徐查禁鸦片时期遭到的迫害,大肆宣传商人受到的威胁:“牢房里挤得满满的,每天有三四人死于囚禁和恶劣的待遇。我们希望这种雷厉风行不久会有所缓和,但看来一无指望。我想,要是在你们那里,这种镇压措施会引起公开反叛——他们这里的人都很胆小,在压迫人的统治者手下忍受着一切。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严厉的迫害……”

无数小册子和评论文章出现在伦敦街头巷尾,指责“中国人出于自私的原因,想要中断鸦片的进口”,林则徐和其他人更拥有“几千亩地作为种罂粟的种植园”,其抵制鸦片的行为完全是出于害怕印度低廉的鸦片价格会影响自己的生意。

然而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呢?1839年3月18日,林则徐派兵包围商馆,勒令外国烟贩交出所有鸦片,还要签下甘结,承诺永不在华贩售鸦片。监禁期间,广州当局并未掐断商馆的饮用水、食用油、面包、鸡肉等必要食物,有些人脉的商人甚至还能享受用食盒送来的一日三餐,就连怡和洋行授权的历史学家在调查后也承认唯一的不便是“食物太多,锻炼太少”,只能通过斗蟋蟀来打发无聊时间。

在这个时候,不甘寂寞的义律是不会放弃给自己加戏的机会的。3月23日,他从澳门前往广州,24日下午登岸,进入戒备森严的商馆区,“他全身戎装,剑握在手,成功地从河岸上所有官员的注视下通过。从他登岸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了这个舞台的主角。”想必这种戏剧性的效果令他很满意。

以保护者身份进入广州的义律,首先接管了全部英商和广州当局的一切联系,保证自己站在东西方对抗的焦点上。但他发现林则徐并不会因为他的到来而放英国人出广州。3月27日,义律宣告,他为了维护广州“所有外国人之生命与自由至上目的”,命所有英商交出鸦片,并承诺让英国政府来赔偿鸦片贩子们的损失。此时,他对未来会发生什么早已做好心理准备,“把所有重大困难的解决置于唯一的安全基础之上的时刻已经到来,即置于女王陛下政府的指挥、正义和力量的基础之上”,他说林则徐是“暴力掠夺”,要求英国政府“立即采取行动”。

罪恶的鸦片贩子如何将自己“洗白”成了正人君子?

查理·义律,英国海军上校

1839年4月22日,他写信给巴麦尊,直言“我以最最忠诚的心情献议陛下政府立刻用武力占领舟山岛,严密封锁广州、宁波两港,以及从海口直到运河口的扬子江江面。陛下政府将从此获取最最适意的满足。”义律在信中提议,要以武力迫使中国赔款道歉,割让舟山群岛,并开放若干自由贸易港,后来的《南京条约》尽管更加苛刻,但大体上仍参考了这个最了解中国的商务监督给出的建议。

当封锁商行的消息传回伦敦,事情的真相在查顿嘴里就完全变了味,39家曼彻斯特的商行联合致函巴麦尊,声称已有价值近70万英镑的货物正在运往广州的途中,“中断鸦片贸易,就是中断他们的印度顾客所赖以依靠的资金来源,正在引起他们非常严重的不便”。几天后,伦敦的96家商行和利物浦的52家商行也加入请愿的行列,敦促巴麦尊保护英国海上运输和财产安全,并“采取措施保证中国贸易的连续性”。这些商行很大一部分是纺织资本家,迫切希望能打开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市场。鸦片贩子和纺织业的合流,让请战的呼声有了更多的“本地性”。以印度中国协会主席拉本德(H.Larpent)和查顿为首的委员会多次谒见巴麦尊,提供情报、呈献对策、提出要求。巴麦尊让查顿暂留伦敦,以备查询。

巴麦尊在1842年曾评价,基本上是借助查顿等英商“提供给我们的帮助和情报,我们才能够就中国那边海陆军和外交各事发出那么详细的训令,从而获得如此满意的结果”。《南京条约》签订一年后,这位“厥功至伟”的战争鼓吹者死于肺水肿。死前,查顿将议会席位和公司董事职位留给了搭档马地臣,后者则借机从令人不齿的鸦片贸易中金盆洗手,真正“洗白”成了正人君子。讽刺的是,在纪念查顿的半身雕像下,赫然刻着铭文:“在他与马地臣先生合作时期,怡和洋行因其道义、正直诚实和允许所有人在东亚地区自由使用它的名义这一慷慨义举而赢得了很高的声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